• 晓古街改造轶事
  •  近几年的晓古街,特别是在世纪初的巷子东侧改造后,已然成为全县商业贸易和饮食服务中心。
          但那些未改造的晓古街部份,大部分房屋都建于解放前,街道狭窄,时下更是房屋重叠,污水四溢,臭气熏天,电线横竖拉。近年来先后发生五次火险,烧死老人一名,是县城中心安全隐患的“定时炸弹”。
          改善晓古街老百姓的人居环境,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现实版的“中国梦”。
          如今,小巷的新人们,为群众谋福祉做好事,不等不靠,走上了改造老房的艰难之路。
         让我们一起见证晓古街的“中国梦”。
  • 专题关注度:77989人次
专题图集
专题图片
专题图片
专题图片
专题图片
专题图片
专题图片
专题图片
专题图片
专题图片
共有9 张图片 查看全部
专题视频
分贴互动
2015/6/24 13:56:54夜半钟声对帖子 续《晓古街轶事》之五 的回复
老槐树院(下)

     说了幺老太爷,再说大老太爷。

     记忆中的大老太爷,长袍、山羊胡子、不苟言笑。每天总是见大老太婆婆往他上班的副食品门市部送饭。

听巷子时老人说,大老太爷小时家贫穷,少时在街上与人学做生意。三年的学徒期从未回过家,以致于长了满头的虱子,那虱疱疮长得是头顶后来都没有头发了。

     大老太爷天资聪慧,又勤奋好学,学成后自己从小生意做起,慢慢有了积蓄。他一分一分地积钱,一天三顿饭都在铺子吃,屁股下就坐着收钱的钱柜儿,挣钱很是不易。不过,他深知自己读书少的苦处,十分舍得花钱让子女读书的。

     大老太爷解放后成份是工商业兼地主,可他由于自己一直在铺子上做生意,没有戴帽子。听说大老太爷对划成份有意见,巷子里的干部说,凭你每年过生放的火炮,就该划地主的了。

     这还得从大老太爷的大儿子说起。

     大儿子成都华西大学英语系预科结业,曾任苍溪中学英语教师。1949年解放前夕,国民党苍溪县政府县长向竹修寅夜携眷逃跑后,城中地下党人和各界进步人士,为和平解放苍溪于11月16日组织了“苍溪县紧急治安维持会”,他是发起人之一,并任常务委员。他性格豪爽,仗义疏财,三教九流的朋友极多,逢其父过生,朋友们在大门口放一通火炮便进去大吃一顿了。

     大老太爷,别人卖田地时,他贪便宜买进,且几个儿子又读过书,在县城很有点名望,正是如此,是巷子里最倒楣的大户人家,几个儿子全成了份子,死的死,下乡的下乡。

     六十年代中期,在外地工作的大老太爷的女儿S姑也回来过。觉得她很会过日子,粗活细活都干,老人家很满意。

     后来才知道,S姑婚后随B姑父在外地。B姑父是黄埔十二期学生,参加过长沙保卫战,一同抗日的有他黄埔十二期的同窗好友郝伯村(郝柏村于1990年就任台湾行政院长)。抗战时驻守剑门关,后驻汉中。1949年秋初,随陶峙岳将军在新疆起义,共和国立国后在南京军事学院任教员。1997年起担任云南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连任三届。他自幼喜爱书法,以习魏碑为主,脱颖出承古创新的魏碑书体,气势苍劲而雅秀,严谨而潇逸,有篆隶神采,书蕴清颜,令人百看不厌。

     大老太爷的儿子中,我见过老三。同院的小孩叫他三老子。

     我听学长们说,三老子博学多才,当过小学校长,比我年长的老城人,差不多当过他的学生。后来在县城搞搬运工,再后来下乡。那人就是在当搬运工时,也显得气概不凡,虽少言寡语,但给人以不怒而威的感觉。

     三老子落实政策后,按公办老师规格退休,后写有文史资料多篇。他用朴实无华的语言,将家乡小城的风土人情、工商金融、文化教育等轶闻旧事娓娓道来,真实、亲切,浓郁的对家乡的眷念之情跃然纸上。

     大老太爷去世时三老子早就全家下了乡,唯一留在城里的兄弟老四不敢通知,悄然入葬。好多天后,三老子才得以返城,去坟上哭拜。

    老槐树院是晓古街最早拆除的院子,那是因了当时的县政府搞纪红工程二幼扩建而搬迁的。

    2014-3-3草

2015/6/24 13:52:40夜半钟声对帖子 续《晓古街轶事》之五 的回复

老槐树院(上)

     二幼院子的中部,是人称的老槐树院。

     当年院子里的幺老太爷,很有故事可说。

     每天吃饭时,老槐树下总有一大堆小孩围在幺爷爷身边,脖子伸得长长的,等着幺爷爷喂饭。那饭却并不是什么好吃的,就是平常的苞谷糁糁搭酸菜。不过,幺爷爷嚼得很香,小孩们被逗得都想吃。

     我们称的幺爷爷,就是幺老太爷。

     幺爷爷幼小丧父,靠祖母养大成人,仅读短短几年就外出打工,帮人、吃尽人间苦头,也锻炼成自己的性格,养成吃苦耐劳、待人开朗,忠诚厚道,和睦亲朋,团结族人,孝老爱幼等优良习惯。凡朋友中无论大小红白事故,他均喜主动“帮忙奔跑”,地方人称为“支客”或“管厨”。人们都称他为“闲不惯”的爱管红白大事的人。称誉苍城。幺爷爷这一辈,是做点小生意,用个提篼子卖点草纸之类的。共和国立国后,当过居民小组长。

     幺老太爷家孩子多,老小及儿女全家共十余口人,生活极端困难,每天中午吃稀饭,舀入盆内,晾十来分钟,使温度降低些,再捞大盘泡咸菜等孩子们放学回家,舀好稀饭后,一齐开始,此时,只听喝粥声、咸菜声,犹如出操时的脚步声,很整齐地响个不停,令人好笑。

     大约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解放后随W姑父去了外地的婆家、十多年没回过娘家的B姑回来了。是带着两个小孩,大的不到十一、二岁,小的才五、六岁。

     不过幺老太爷并不高兴,那时生活真是困难,一个人只供应有十九斤粮,自己都吃不饱,一下子增加三张口,怎么办?看着衣衫褴褛的女儿一家,一向乐观的幺爷爷落下了辛酸的泪水。。。。。。

     记得一天早上,那小的一个女孩哭了,原来没见了妈妈。其实B姑一早就带着老大出门去了,天黑后才回来。以后约有一个月都是这样。听婆婆说,那母子是去捡红苕、菜叶等去了。

     B姑的大姐、好心的D姑在河对门找到了一个人家,贫农,只有母子二人,儿子尚未娶妻。老太太很好,愿意收留她们母子,老太太说,我多压点红苕叶子,煮饭多加两瓢水,就把他们带过去了。B姑感激不尽,去了那家。有文化的B姑,知书识礼,孝敬公婆,很快进入角色,由一个旧时的高中生变为心灵手巧的农妇,成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拨乱反正后,W姑父恢复了名誉,家人按革命家庭对待,还发了安家费。

     这时我才知道,W姑父是蓬安人,解放前在成都警官学校毕业,后来苍溪任警长(派出所所长),1949年冬,国民党的县长向竹修逃跑后,在川北地下党指导下成立了苍溪县解放委员会,他是情报委员,后作为分子遣返回了老家。B姑回娘家那一年,是得了病卧床不起的W姑父的最后一年,去世前想喝一口米汤,可家中早就没有一颗粮食了,好心的邻居给了一把谷子,B姑在手中搓掉了壳壳,熬成粥,可端到病人面前,人已经哑声了。

     幺老太爷于六十年代中期去世,享年七十岁。

     B姑一直生活在河对门,现儿孙满堂,生活幸福美满。

     2014-3-2草

2015/6/24 11:01:01guest11578848对帖子 续《晓古街轶事》之五 的回复
“夜半君”还有你们老院子的人和事?
匿名游客

匿名游客

2014/12/7 14:33:10匿名游客对帖子 续《晓古街轶事》之九(完结篇)的回复
晓古街从来没得发廊
2014/5/5 17:20:54王二小对帖子 续《晓古街轶事》之九(完结篇)的回复
晓古街早该改了,记得现在那个巷子里面似乎有几个小发廊,每次走拿过都有个女的出来说‘小伙子过来我给你说个话嘛’吓死哥哥了。
2014/3/24 17:34:31夜半钟声对帖子 续《晓古街轶事》之七的回复
回复  3楼(guest8865962)的帖子

我可是亲眼见过他给当年的陈老秀才砍枋子的。
2014/3/24 11:28:50guest8865962对帖子 续《晓古街轶事》之七的回复
这个华做的木匠活,好多年后还受到称赞呢!
2014/3/20 17:20:10夜半钟声对帖子 续《晓古街轶事》之五 的回复
关于日本鬼子轰炸苍溪的史实,请参阅苍溪政协文史委一九八六年五月“苍溪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第134页已故赵义成老师文“日本军国主义轰炸苍溪的罪行”一文。
回复  1楼(guest8762392)的帖子

我想,这只是下岗工人中的一个。
愿我的破产下岗的兄弟姐妹们幸福安康!
网友留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最多输入300个汉字,你当前输入的字数为:
发表时间:2015/8/22 9:37:00苍溪网友: 嘉陵江思想者
咋子晓古街,就是东门巷。
发表时间:2015/5/28 6:30:30苍溪网友: 周郁明
以前的晓古街已经当然不存了。环境确实是越来越好,可现在哪还有古意吗?
发表时间:2015/5/28 6:30:28苍溪网友: 周郁明
发表时间:2015/5/28 6:30:20苍溪网友: 周郁明
以前的晓古街已经当然不存了。环境确实是越来越好,可现在哪还有古意吗?
发表时间:2015/5/25 14:58:31苍溪网友: 周郁明
啥时候把街面上的房子一边也彻了
发表时间:2014/3/20 16:00:09苍溪网友: guest8921173
早该拆了,这一片的环境的确很影响市容。既然当地决大多数居民都能通过,相信最后那些在“坚持”的人也应该会变通。
发表时间:2014/3/19 17:55:02苍溪网友: 海纳百川
作为晓古街的居民,力挺晓古街的开发改造,真心感谢自改委和一些为改变晓古街旧貌无私奉献的人,晓古人会齐心协力克服困难打造一片新天地展现给世人!也奉劝那极个别为达成私利提出额外无理要求的人,认清晓古街的改造形势,请不要与群众为敌,“坚持”到最后的是输家!多为子子孙孙积福积德吧!
发表时间:2014/3/12 17:48:14苍溪网友: 木木
快点拆吧。我期待没有臭水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