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搜寻苍溪有价值的资讯
本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苍溪热点资讯 > 【共济苍生】太丰路变成了丰收路

【共济苍生】太丰路变成了丰收路

2017/8/6 15:21:50   来源:本站 1229人阅读 评论(0我要评论    字号:T / T

  清晨,太丰山在鸡鸣犬吠声里醒了过来。这是一座海拔只有700多米的山峰,但因为地处嘉陵江边的缘故,水汽特别饱满,终年云雾缭绕,景色十分优美。顺着山峰继续往上走,就到了闻名遐迩的庭园经济样板村——陵江镇玉女村。玉女村可不一般,一排排果树整整齐齐,像列队操练的士兵;条条道路左旋右绕,像绸缎一样连结起整个村庄。因为庭园经济搞得好,“玉女村”三个字经常在报刊、电视上露脸,隔三差五都有人参观。顺着山脊往下走,就到了红旗桥。一沟的荷叶挨挨挤挤,荷花怒放时,整个山沟都亮堂了起来,游人相机的“咔嚓”声此起彼落,织成了动听的和声。
  太丰村就位于玉女村和红旗桥之间,占据了太丰山的一面坡。这面坡很长,曲里拐弯足有9公里;这面坡很陡,全村512人、192户分布在五个台地上,其他地方几乎让坡地占满了。紧挨玉女村的那一段,行人的帽子在山头吹落了,只能下到沟里去捡。
  2014年10月,当帮扶太丰村的县交通局干部职工兴冲冲地赶到太丰村时,越野车开到三组的一段陡坡处,熄火了。当时天上下着蒙蒙细雨,一条泥结石细瘦公路被两边的杂草一挤压,只剩若隐若现的一根“绳”。车开不动,一行人索性步行向前走。细雨打湿了衣裤,冷风灌进了脖子,他们浑然不觉。作为“修桥补路”的职能部门,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居然有这么一处烂路,这让他们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同时,一个巨大的疑问升上了他们的脑际:为什么会这样?
  太丰村距离县城仅有11公里,“地处偏远”这个借口是站不住脚的;当地群众修路的愿望十分迫切,几次到镇里、县上反映情况,递交申请。因此,说群众“不热心、不主动”,显然有失偏颇。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本该是“县城后花园”的太丰村,成了县城周边的“交通灯下黑”?
  经过深入摸排,症结终于找到:其一,2008年,太丰村、红旗桥村、陈家沟村成立了“红旗桥村联合党总支”,太丰村的建制撤销了,以前的村道路“降格”成组道路、入户路。要不是这次扶贫攻坚把太丰村单独拎了出来,很多人早就忘记这是一个建制村了。其二,地广人稀、山高坡陡。全村林地近2000亩,耕地仅为650亩;500多口人分布在这面山坡上,而且很不集中,这条简易的泥结石路,还是农业学大寨的成果。如果新修一条路的话,不仅坡度陡、战线长,而且难度极大。5年前,有关部门经过查勘,做出了一个测算:全村9.1公里村道路、2公里入户路,仅靠村民自建,人平需集资4000元!
  对尚不富裕的太丰村民而言,这无疑是个难以承受的数字。因此,修路的事也就慢慢冷场了。一同冷落下来的,还有老百姓的心……
  何开清,今年74岁,患有肺病。他至今记得,2000年前后,太丰村还比较红火。当时村上有个30亩的园艺场,管理非常规范,每年能带来集体收入6000元以上。2001年,陵江镇、城郊片区(现已撤并)在太丰村召开产业发展现场会,300多人聚集在山头,场面十分壮观。老何家的3亩梨园果实累累,到了卖果时节,他每天背上80斤雪梨,凌晨3点左右就得出发,顺着山梁步行3个多小时赶到县城西门水井卖水果。“当时身体还行,现在累不动了,加上不通路,只能砍掉梨树,种点蔬菜,”老何指着幸存下来的十余株老梨树,不无惋惜。
  罗新斗,太丰三组人。2012年秋天,年届七旬的罗新斗突发脑溢血,家人和邻居马上组织人抬,同时叫了救护车。由于秋雨连绵,路面泥泞,3公里山路,几个人抬了接近两小时。就在离救护车几百米的地方,在凄风苦雨中,罗新斗含恨地闭上了眼睛。医生痛心地说:“要是早来半小时,应该还有救!”
  个体户李耀,本来瞄准了太丰村道路不畅,收猪每斤要便宜三角钱的“油水”,兴高采烈地收了4头猪,结果拖拉机在一处拐弯的地方翻翘了,还压死了一头猪。李耀不但没有赚头,反而损失了一头猪,自己也受了点轻伤,以后再也不敢踏入太丰村了。
  太丰村村民谭祥德,2012年修房子时,由于道路不畅,18吨水泥只能堆在山梁上,用鸡公车转运,足足“转”了半个月;四组李秀全嫁女,动员了亲戚朋友近20人,才把嫁妆抬到3公里开外的大路上去,一时传为笑谈。
  比道路不畅更令人揪心的,是村里的青壮年大部分已经萌生去意,很多人在县城或嘉陵江畔的红旗桥一带购了房。住了几代人的老屋年久失修,任凭雨打风吹去。
  太丰村,苍白的面容开始失血;扶贫,就是要让这片土地重新焕发青春的容颜。
  从太丰村“报到”回来的第三天夜里,县交通局会议室灯火通明。大伙的心情十分压抑,“一把手”掐灭了烟头,话语掷地有声:“就在离县城11公里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么差的路况,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这可以说是县城交通的‘灯下黑’!作为交通部门联系的扶贫村,我们有责任、也有能力迅速改变太丰村的交通落后面貌。当务之急,一是速派第一书记在太丰村打桩定位,迅速打开工作局面;二是落实一名副局长专门筹措资金,2014年年底前必须动工修路!”
     要修一条通到以前村部的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其一,按照现在的村道路标准,加上入户路、停车场等建设内容,需要资金近500万元;其二,要修路,只能以太丰村的名义。而早在八年前,太丰村就被撤销建制了,争取资金有很大的难度。
     果然,申报资金的表表册册上报后,“卡壳”了。县交通局着人到省、市民政部门查到原始档案,档案证明,太丰村就是一个自然村。至于“联合党总支”,那是党建工作的一种创新,不影响太丰村作为一个自然村的属性。有了原始档案这样的“硬通货”,事情就好办多了。建路资金在短短一个半月内,基本争取到位。
  “也多亏县交通局帮扶我们,要是换了其他部门,可能连政策都闹不明白,”村干部说得很直白。
  2014年年底,朔风劲吹。挖掘机、装载机轰隆隆地开到太丰村,打破了这里多年的沉寂。开工那天,村里的百十号老少爷们齐刷刷地聚集在村口,不少人眼里涌出了激动的泪花。
  虽然是一条村道路,但修建的工作量着实不小:以前有一段两公里的水泥路,需要加宽路沿;上了山头,原来的泥结石基础路面因为宽度不够,弯道太多,坡度太陡,基本不能使用,需要重新规划线路。而这一切,意味着庄稼地、自留地的占用,房屋的拆迁补偿。按县交通局一位工程师的话说:“修太丰村这段路,与修同样一段乡镇道路的工作量和造价差不多。”
  没想到占用、拆迁补偿进行得异常顺利。
  说一条羊肠路,把太丰村村民折腾得死去活来,一点也不过份。抬眼望出去,村子远方就是滔滔的嘉陵江,江上高速公路桥、铁路桥如巨龙凌空飞架;脚底就是红旗桥村打造的十里荷花走廊,“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虽然美轮美奂,但那是别人的美景,与太丰村民没有干系;与太丰村隔沟相望的是笋子沟村,那里虽然不产竹笋,但盛产全县最好的柑桔。丰收时节,村子里红彤彤一片,大车小车鸣着喇叭开进果园里,让人眼馋……
  没有路,一切都是白搭。太丰村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有一条通到家门口的路,他们按手印时豁达大度、善解人意,就连修路的包工头都深为感动。
  在机器的轰鸣声里,在飞扬的尘土中,基础路面每天都在延伸。县交通局的负责人以及派出的第一书记赵春容经常扎在工地上监督施工,赵春容对施工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建设款按时拨付,但必须按质按时完成任务。”
  2015年6月20日,一条长近10公里(含加宽改造公路2公里)的水泥路,如一条银色的飘带连结起太丰的村庄。多年的期盼终于变成了现实,通车那天,太丰村民敲锣打鼓,在原村委会欢聚一堂。
  除了主道路,不少村民还收到一个额外的“大礼包”:自己掏一半,公家掏一半,合建入户路!很快地,2公里入户路迅速建成,牛长德、牛青松门前200米左右的泥巴路,自己仅掏了1万元,就换来了光洁平展的一条水泥路。县交通局的帮扶意图十分明显:“路好了、路通了,才能留住村民,一个村庄才有人气,才有活力!”
  一条崭新的水泥路,在太丰村的脱贫攻坚中,很快产生了“吹糠见米”的作用。
  患有肺病、左腿关节不灵便的何开清老大爷再也不用担心“卖难”了。他给我们算了一笔账:“刨去粮食收入,我和老伴一年种蔬菜有3000元收入,李子、核桃卖个2000元,杂七杂八的还有2000多元收入。现在也不用起早贪黑背进城里去卖了。我们附近的几家要卖什么东西,打个电话,请个‘火三轮’,跑一趟才30元,我卖一次蔬菜,顶多掏个5元车费钱,划得来!”何大爷越说越兴奋,领我们去看了他保存下来的十几棵老梨树,说:“趁自己身子骨还行,得把这些‘老伙计’好好照料一下。现在不打农药、不施化肥的老梨子,价格还不错!”
  今年54岁的李俸平是有名的蔬菜种植大户。李俸平的家距太丰山顶不远,地势高一点,路况当然更差。前些年,他用自家的“火三轮”贩运蔬菜。由于坡陡弯急,他只能前面扶着车,妻子在后面用绳子拽着车厢,战战兢兢地下山。如今,一条500米长的水泥路连通了他与周围的4户人家。路一畅通,情况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走近李俸平承包的5亩蔬菜园,田间、地里杂草不生,蒜苗、莴笋、香菜一片生机。俗话说:“山高一尺,土凉一寸”,李俸平的居处海拔700米左右,又是阴山,昼夜温差大,阳光不暴晒,非常利于蔬菜的生长。2016年,老李蔬菜收入近3万元,仅田边地角的南瓜就卖了1万多元。
  “多亏了这条水泥路,我的蔬菜不愁卖了。以前打过交道的老客户信任我,现在自己开车上山购蔬菜的人也多起来了。去年秋天,我栽了200多株核桃,待核桃树挂果,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李俸平的决心很大。
  采访间隙,村上的干部悄悄告诉我,老李的儿子前些年去世了,年仅28岁。我小心翼翼地避谈这件事,没想到老李倒大大方方地谈起儿子。虽然脸上还有淡淡的愁容,但老李显然已经走出了这段阴影,“中年丧子,哪能不心痛哦。但生活还得继续,现在通过扶贫,村上的变化很大,只要手脚勤快,还是有奔头的……”
  路通了,业主也找上门来了。白白净净的范林今年45岁,怎么看也不像个庄稼人,但他干的活可是地道的庄稼活。
  范林把他的“甜果果”猕猴桃园建在了太丰村。他一次性租了400亩土地,租期12年。田间作业道、电话线路、抗旱微水池,“一不小心”就投了60万元进去。范林解释“甜果果”这个名字时,饶有趣味地说:“啥叫‘甜果果’?顾名思义,果子肯定要甜,要环保。这里海拔近600米,地处城乡结合部,地理位置优越,这是其一。其二,我的目标是搞生态果、有机果。前期,我已经从内蒙古拉回100吨羊粪。这种羊粪肥力好,又没什么污染。施肥、用药都要环保,这样搞出来的果子才叫‘甜果果’!”
  路建好了,全村房屋大规模的升级改造也开始了。全村异地搬迁5户14人,C级危房改造102户,D级危房改造1户。太丰三组十多年都没回老家居住的李在会、李俸强、牛小春准备回家建房了;韩玉中、罗永胜正三天两头跑建房手续;一组夏家华公路通到了家门口,他索性推倒了老屋,建起新房,开起了经营玻璃的门市部,没想到生意很火;由于道路不畅,2012年回乡养羊的何开明蚀本30万元,发誓“再不回家折腾”,如今,他又动了回家创业的心思……
  2016年,太丰村人均纯收入5910元,比2014年足足高出3000元;全村贫困户58户、150人,2016年户均收入1.4万元,个人年最低收入4730元。
路有多长,心就有多远。太丰村的故事还在继续,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方土地一定会花团锦簇,成为县城的“后花园”。(黄庭寿)

链接:
截止2016年底,我县农村公路总里程达11062公里,实现了100%的建制乡镇通水泥路、通油路,100%的撤并乡镇连通出境路和100%的村通水泥路“三个百分之百”,村组联网道路综合硬化率58%,省定44脱贫村“一低五有”中“有通村硬化路”顺利通过省市考核验收,圆满完成交通扶贫年度目标任务。在今后一个时期,苍溪交通事业将全面提速,一是加快公路铁路水路一体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推进张家坝作业区开工建设,争取绵万高速公路早日开工建设,围绕临港经济园区布局并实施好“一港两桥三路”建设;二是以提升县内干线公路通行服务能力为重点,构建便捷的县域交通网络,加快推进413公里国省干线公路改造升级步伐,改善提升488公里县乡公路,使我县形成“三纵三横”的县乡公路网络,打通石马、黄猫、龙洞和鸳溪等边远山区与毗邻县区的五大进出口通道。


0
1
分享到:
扫一扫 下载APP 扫一扫 关注本站微信
分类信息

网友留言评论

  • 还有没人参与,赶紧留言,抢做楼主
已有 0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查看更多网友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并遵守 相关规定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
频道合作:申请此频道合作